后“功夫熊猫”时代东方梦工厂的首个独立IP是小雪人

  推出《功夫熊猫3》三年后,东方梦工厂全新动画电影《雪人奇缘》将于今年秋季全球公映。动画主角是一只浑身雪白毛发、身型巨大表情呆萌的小雪人,影片中,它将在人类朋友的帮助下踏上寻找家园的旅程。

  东方梦工厂首席创意官周珮铃介绍,这部动画将原汁原味还原黄山奇石、云南稻田以及喜马拉雅等风景名胜。和《功夫熊猫3》一样,这是一封汇集东西方艺术智慧、献给中国的情书。

  过去三年,东方梦工厂遭遇过各种传闻。“中美分手了,项目瓦解了,折腾了几年折腾不出来新的片子,无疾而终了。”面对这些声音,CMC资本和华人文化集团公司董事长、CEO兼东方梦工厂董事长黎瑞刚和管理层此前选择不予回应,直到决定以作品打破外界质疑。在日前举办的媒体开放日上,随着片花释出和新项目的筹备进程公布,他们有了应对争议的底气。

  东方梦工厂的最大变动发生在2018年2月。华人文化为首的中国财团从美方手里收购所有股权,全资控股东方梦工厂,中文名保留了下来,英文名则从Oriental DreamWorks变为Pearl Studio。

  谈及股权变更,黎瑞刚透露,合资公司在一定时间节点必然会出现收购或者解散的局面。去年,华人文化与环球影业方面认为由中方全资控股条件成熟,“我们已经掌握了国际动画制作流程和制作经验,股权变更并不影响日常运营,它会使决策更加清晰,更能适应中国市场和国际化需求。”

  除了拥有了独立的运营决策体系,独立后的东方梦工厂也由此拥有了独立品牌和独立完整的IP权利,正式开启了IP打造和长期商业变现运营的道路。如今,东方梦工厂完成了迭代,在业务上与环球影业仍然保持着合作,《雪人奇缘》的国际发行方是环球影业。

  “2019年是新的出发,我们将拿出我们的作品,在未来岁月中去证明这将是一家立足中国本土、面向全球生产世界级动画的公司。”黎瑞刚对此很有信心。《雪人奇缘》之后,由奥斯卡获奖导演格兰·基恩执导的《Over The Moon》(暂译《奔月》)将于明年上映,与周星驰合作开发的《The Monkey King》(暂译《齐天大圣》)等动画电影正在陆续筹备当中。未来,东方梦工厂将以每年1~2部的数量面向全球输出动画电影。后“功夫熊猫”时代,东方梦工厂的原创IP版图正徐徐展开。

  动画电影技术门槛高,周期长,制造环节复杂,而合家欢是其中难度最高的类型,它需要同时照顾成人和儿童的观影需求,周珮铃见证了美国动画的发展,她看到,从为儿童提供内容到一家人共享的家庭娱乐的内容转型,好莱坞制片厂也经历了一段开发探索时间。“只要内容到位了,观众很快会响应。中国存在这批观众,只是内容还没有到位。”

  东方梦工厂CEO朱承华分析,目前动画市场的主要矛盾是“观众日益增长的对合家欢的需求,和相对落后的内容供应之间的矛盾”,这也是市场留给东方梦工厂的机遇。

  黎瑞刚透露,在东方梦工厂创始阶段,他曾经与梦工场创始人杰弗瑞·卡森伯格(Jeffrey Katzenberg)有过打造真人电影以及其他类型的考虑,最终决定聚焦做一家世界级的家庭娱乐公司,专注动画。尽管在合作中有过诸多磨合碰撞,但从未没有怀疑过这一决策的正确性:“随着城镇化、消费升级,以及不断成长的中产阶级消费人群,中国家庭娱乐的消费增长点、爆发点正在逐步到来。”

  伴随着家庭娱乐消费的需求增长,动画电影的市场份额正在逐年提高,至2018年接近10%,这一数字在北美是15%至20%。朱承华判断,中国本土的动画电影市场仍未到“刺刀见红”的时候,票房5亿元以上的国产动画屈指可数,较为领先的同行还会度过一段高速成长期。

  按照好莱坞动画历史发展脉络,一旦动画的市场份额占据大盘15%以上,动画市场将趋于稳定,届时最大的动画玩家将会稳定在三到四家左右。朱承华认为,与好莱坞相似的历史进程会在未来五年在中国发生,更多的资源、资金、观众效应、市场期待都会往头部作品IP聚集,制作头部内容将是东方梦工厂的核心战略。

  与《功夫熊猫3》一同诞生的东方梦工厂,通过这个影片,获得了与国际团队全方位合作的经验,在朱承华看来,这样的机会是他们得天独厚的优势,未来也不一定会有,这使得他们能够早于其他同行掌握对接好莱坞工业体系的流程,同时招兵买马建立了一支“中西合璧”的艺术家团队。在观众看到爆款之前,一个双引擎驱动的工业体系其实已经初步建立。

  朱承华介绍,东方梦工厂拥有能够与好莱坞比肩的国际化创意团队,《雪人奇缘》的吉尔·卡尔顿(Jill Culton)曾经执导过《怪兽电力公司》,主创曾经参与打造《玩具总动员》、《疯狂原始人》和《驯龙高手》,第二部原创影片《Over the Moon》的导演是奥斯卡获奖导演格兰·基恩(Glen Keane),团队“完全冲着奥斯卡去搭建”,在未来还将与Netfilx为代表的流媒体进行内容合作。

  “每一部作品在进入制作之前,都同时锁定国内国际的市场,前两部作品锁定了环球和Netflix这两大世界级的发行合作伙伴,只有这样才能把动画电影的预算提高到国际级别。”朱承华说。

  对于一家动画公司而言,IP衍生品业务的重要程度等同甚至超越票房收益,诸如环球、迪士尼这样的巨头,票房收入占据长周期收入的一半,其余则通过IP的衍生业务回收。过去,由于公司合资性质,“功夫熊猫”IP并不为东方梦工厂完全所有,在利用IP打造产业链、衍生开发方面没有足够自主权,《雪人奇缘》不仅是《功夫熊猫3》之后首部与观众见面的动画作品,自主开发的IP将会为东方梦工厂进行全产业链布局、衍生品开发业务方面提供更广阔的想象空间。

  黎瑞刚表示,东方梦工厂的内容产品以及未来IP的衍生价值都是华人文化版图中重要的内容资产。“CMC(华人文化)本身是多种平台业务的聚合,动画电影是其中的一种方向,游戏、音乐,体育,现场娱乐、文旅地产等布局都会和东方梦工厂在未来形成协同效应,这些业务都在起步发展的过程,未来这些领域若能够取得头部效应,齐头并进,整个产业生态会自然贯通。”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ekrist.net/duli/2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