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尼拔》食人魔的原型竟被拍成了纪录片

  但最令我震惊的,还不是案件本身,而是随着案情发酵,竟然有一批人成为了杀人犯的“粉丝”,甚至还为他应援、请愿?!

  影片中的男主角虽然抢劫、强暴、谋杀无恶不作,但仅凭天使般的面孔,就赢得了“粉丝们”的拥护。

  他外表英俊霸气、风度翩翩,曾横跨美国6个州,犯下36起奸杀案。但他粉丝的狂热程度,更加令人瞠目结舌。

  在片中,扮演泰德的是扎克·埃夫隆。早在2016年,就有不少粉丝希望他能出演泰德,连泰德曾经的辩护律师都表示,扎克·埃夫隆像极了泰德。

  当时,身为单亲妈妈的女主角丽兹,在被男友抛弃后,来到一个大学生酒吧里喝酒放松。

  本来她以为自己不会被谁注意,没想到进店不久,她就被一个帅气的男孩微笑示好,这个男孩就是泰德。

  泰德在得知丽兹带着一个女儿后,不仅没有丝毫嫌弃,还将女儿视为己出,平常也对丽兹温柔体贴,让人感动。

  对丽兹来说,泰德无异于绝世暖男一般的存在,他们很快就陷入了无法自拔的爱恋之中。

  但由于证据不足,法庭仅以绑架的罪名,判处了他15年的监禁,服刑地点为犹他州州立监狱。

  由于法律规定他有使用法院图书馆的权利,于是他就趁图书馆戒备疏松时,从二楼跳窗逃跑了。

  她听着泰德空中楼阁一般的告白,放下了不切实际的幻想,转而跟一直追求自己的同事走到了一起。

  一个是写信、打电话给丽兹,不断表达自己的爱意;另一个,就是研究着怎么再次越狱。

  剧情发展到这里,影片的进度条已将近过半,但还没有展示一丁点泰德作案的情节。

  如果不是事先了解故事原型,估计不少小伙伴都要开始怀疑——泰德是不是被冤枉了?

  好在,这次越狱之后,导演立马让我们看到了真相——泰德刚刚获得自由,就在佛罗里达州对两个女学生下了杀手。

  而在又一次被捕后,警方制作了泰德的牙齿模型,用来与受害者身上的咬痕对比,直接验证了泰德就是杀人凶手的事实。

  最终,尽管泰德依然不承认自己犯下的罪行,但陪审团却一致裁定他一级谋杀罪名成立。

  而从泰德被捕到最终判决,影片展现的便是我在开头提到的话题——杀人犯的特殊魅力,以及粉丝对他的畸形崇拜。

  看到自己的律师不行,他可以当场炒掉对方,自己为自己辩护,一度说得法官哑口无言。

  我们不难想象,泰德在大众层面会是怎样的形象——一个高智商犯罪,成熟稳重、英俊帅气、放荡不羁、敢于挑战权威……

  另一方面,当它们与杀人、强奸这样的罪行联系到一起后,人们又会渴望了解背后的那个个体,甚至会代入感极强地去予以“体谅”。

  当泰德一次次“打败”法官时,听审的粉丝们有的欢呼叫好,有的面带笑意,有的春心萌动……

  在现实中,泰德被关进监狱时,真的有无数粉丝给他写信告白;他在法庭上,也真的曾向一名女性求了婚,对方不仅答应了,后来还生了他的孩子。

  想也知道,如果与这样一个杀人犯相爱过,情感的纠结与波澜,绝非是常人能比的。

  尽管她和同事走到了一起,但在两人的生活中,泰德的影子却始终挥之不去。每每看到泰德的消息,丽兹还是会眼含泪光、难过不止。

  这一方面,是出于两人曾经深入骨髓的缠绵爱意,另一方面,还关乎一个丽兹始终都没敢提及的秘密。

  原来,在最初,泰德之所以会被列入嫌疑人的名单,就是因为丽兹在逛街时看到了警方登出的嫌疑人画像,觉得和泰德有些相似,报警说了此事。

  而且,由于泰德一直没有认罪,丽兹陷在充满矛盾的精神折磨之中——自己要么是爱上了杀人狂,要么是诬陷了无辜者。

  丽兹鼓起勇气,说出了自己当年报警的事实,而泰德也不再嘴硬,向她承认了自己的罪孽。

  此后,丽兹终于从这场窒息般的痛苦中解脱出来,而最初的幸福与甜蜜,恍如一梦。

  比如,主视角的丢失和转移,故事开头明明是以丽兹的视角展开,但讲到中途丽兹就消失了,直到结尾才再次出现;

  一方面,它没有像大多以传奇杀人犯为原型的电影一样,卖弄噱头、贩卖情色与暴力,而是对泰德的故事进行了较高程度的还原;

  另一方面,配合着扎克·埃夫隆形神兼备的表演,影片运用了大量的纪录片素材进行辅助叙事,也使得文本具有了非同一般的说服力。

  这是因为,本片的导演乔·伯灵格,正是今年网飞出品的纪录片《与杀手对话:泰德·邦迪录像带》的导演。

  在准备该纪录片期间,他就收到了这部电影的剧本,并有意拍摄。所以在素材方面,他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值得一提的是,《与杀手对话:泰德·邦迪录像带》的首播时间,和《极端邪恶》参加的圣丹斯电影节的开幕日期,都为1月24日,恰好距离泰德被执行死刑的日子整整30年。

  这么多年过去了,泰德的“传奇”曾多次被改编到电影中去,比如《美色连环奸杀》《美国杀人狂》等等,其中最为经典的就是《沉默的羔羊》。

  上世纪八十年代,泰德曾帮助联邦探员对“绿河杀手”进行心理特征分析,为案件侦破起到不小的作用,这事后来被《沉默的羔羊》所借用。

  从泰德手下逃过一劫的受害者凯茜,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她能够理解观众对于真实犯罪事件的迷恋,但她也有着自己的担心——

  “公众喜欢听凶杀故事,但是凶杀故事总是有受害者。对他们来说,我们(受害者)并不是这个故事的一部分。”

  作为观众,我们喜欢影视作品中“越轨”的魅力角色,这并无不妥;但回归现实层面,成为罪犯的粉丝,却是一件荒谬透顶的事。

  很多时候,因为媒体对事件本身的渲染,人们很容易把目光聚焦在罪犯身上,甚至对他们的经历产生代入感、为他们的个人魅力所折服;但永远要记住,那些惨遭伤害的人,才最应该被我们关注与记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ekrist.net/hanniba/6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