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2013年麦德斯·米科尔森主演电视剧系列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汉尼拔》(Hannibal)是由美国NBC电视台根据自托马斯·哈里斯经典小说《红龙》改编。由布莱恩·福勒主创,麦德斯·米科尔森休·丹西主演。

  讲述了FBI特别探员威尔·格雷厄姆以及表面上是优雅心理医生,实际上是食人魔连环杀人犯的汉尼拔·莱科特博士的故事。他们的关系从一开始的亲近到后来的微妙、疏离,着实令人胆寒

  该剧在2014年获得了美国IGN奖-最佳电视连续剧奖以及同年度土星奖-最佳网络电视剧集。

  威尔·格雷厄姆(休·丹西饰)是FBI的特别调查顾问,也是一名犯罪分析师。威尔有一种特别的共情能力:可以在犯罪现场根据线索进入凶手们的思维中,并还原犯罪经过。他正在调查一起凶残的连环杀人案,凶手非常狡猾,每次作案留下的线索都很少。为了破案,威尔向著名的心理医生汉尼拔·莱克特(麦德斯·米科尔森饰)寻求帮助。在案件调查的过程中,这位学术精湛又极具个人品味的汉尼拔都对威尔有所启发,让他感觉离揭开凶手的真正身份又近了一步。但在亲手击毙罪犯之后威尔陷入了自责和幻境中,不得不再次向汉尼拔寻求帮助。渐渐地,威尔越发依赖这位受人尊重和爱戴的医生。但是,故事似乎才刚刚开始

  第二季从上一季截止的地方开始,头两集将是一个连贯的故事,类似引导集。第三集将是小茶杯的审判。威尔知道了汉尼拔的真实身份,但是却没有人相信他。第2季第1集实际上是整季的最后一集。每个角色似乎都身处危险之中。就像是先给观众看炸弹,然后再回头讲故事,这个时候观众就是胆战心惊,不知道炸弹到底何时会爆炸

  汉尼拔暴露之后逃亡到意大利,重操吃人旧业。而对手小茶杯威尔终究是放不下,千里追捕。此外,本季扎克瑞·昆图将会加入本剧,扮演一个杀手。“牙仙”(理查德·阿米蒂奇饰)、“紫夫人”侍女千代(冈本多绪饰)以及威尔的老婆茉莉(妮娜·阿瑞安达饰)将会登场。

  布莱恩·福勒 、托马斯·哈里斯、克里斯·布兰卡托、Steve Lightfoot、Scott NimerfroJennifer Schuur

  本剧的主角,名气耀眼的心理学专家,作风如同绅士。阿兰娜·布鲁姆向杰克·克劳福德推荐,而作为威尔·格雷厄姆的心理评估医生。在威尔·格雷厄姆遭遇的棘手案件中,他会协助引领侦查方向,同时让自己逐渐深入FBI核心。实际是故事中的食人连环杀手和厨师。这个角色正是源于托马斯·哈里斯的经典小说。除了热衷杀人这一点外,莱克特博士是个典型的绅士,充满智慧,享受美食,并且对生活拥有很高的品味。莱克特博士作为威尔的心理医生,帮助他追捕越来越狡猾的杀手,并且也更深地进入FBI的内部。

  本剧的主角,爱好飞钓。前凶案组探员,一位充满天赋的犯罪侧写师,正因为这种能力而受到恐惧,造成精神不稳定,故离开探员职务。时常为联邦调查局的新学员进行犯罪分析的教务工作,响应联邦调查局主管杰克·克劳福德的请求,而担任联邦调查局的特别探员。他接受了汉尼拔·莱克特博士的帮助,同FBI一起追查国内最危险的连环杀手。第二季入狱,后被汉尼拔救出,虽假意与之联手,却逐渐迷失自我。

  本剧的第二主角,联邦调查局主管,是故事中联邦调查局和威尔的上司。有着顽固的性格和果断的执行力,对自己查案的猎犬威尔·格雷厄姆特别关注,工作与私下双方产生微妙的关系。FBI行为科学小组的负责人。他的任务是抓住最危险的连环杀手,而他最重要的武器是侧写师威尔·格雷厄姆。

  联邦调查局的顾问分析师,精神病学教授,曾经是汉尼拔的学生,时常因他非常怪的诊断手法同他起冲突。杰克·克劳福德让她监察威尔·格雷厄姆的精神状况,在第一季时与威尔·格雷厄姆有暧昧的情感关系,第二季时爱上汉尼拔并与之发生关系。(原著中是男性教授Bloom,威尔·格雷厄姆对他非常厌恶。)

  犯罪案件消息博客的女博主、记者,主要发布犯罪案件等消息。以不正当的手段去接触犯罪现场或者周边人,进行消息的收集。(原著中是男性记者Freddy Lounds,原著中被绑在轮椅上烧死)第二季第十一集以原著中的方式死亡。

  法医三人组之一。隶属联邦调查局,犯罪现场调查专员,专业指纹分析,同时也是电脑技术的能手。经常以多年来的经验处事,工作中保持老道的态度。

  法医三人组中唯一的女性。联邦调查局的特别女探员,同时也是犯罪现场调查专员,擅长纤维分析。对威尔·格雷厄姆的态度比较直接,所以也得到威尔·格雷厄姆的信任。第二季第五集被制成人体切片死亡。

  心理学专家,汉尼拔的女性知己好友,汉尼拔时常会找她倾诉。第二季时发现了汉尼拔的本质而辞去汉尼拔的心理医生,暂时隐藏了起来,第二季季终集与汉尼拔一起逃亡去往法国。第三季成为常驻角色,与汉尼拔关系匪浅。

  第三季登场的重要角色。灭门惨案凶手“牙仙”。“牙仙”其实是媒体的外号,他本人视自己为“伟大的红龙”的化身。不幸的童年和残缺的唇颚使他的压抑心理不断累积,扭曲的性格在他看到一幅名为《伟大的红龙与日光蔽体的女人》的画作后醍醐灌顶。他制作了一副和外婆相同的残疾假牙,还把《红龙》纹上了后背,走上了“蜕变”的不归路。

  在首集中,联邦调查局开始调查一名大学女生的失踪案,负责主管该案的联邦调查局行为科学部负责人Jack Crawford探员(Laurence Fishburne)邀请对连环杀手的心理世界有独特见解的犯罪分析专家Will Graham(Hugh Dancy)加盟他的团队。Jack自知他无法独立完成「顾问」工作,于是拉来了聪明绝顶的精神病学专家Hannibal Lecter医生(Mads Mikkelsen)。谁也没有料到,这位Lecter医生不仅是全美国最「成功」的连环杀手,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食人恶魔。当一名模仿犯罪者再次犯案时,Will和Hannibal决定联手追踪凶手。而在第一集中提及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则是向以表演汉尼拔而闻名的著名演员安东尼霍普金斯致敬。

  Graham正式成为FBI的特别调查员,并开始帮助Jack Crawford和BAU小组(行为分析组)寻找一名将受害人活埋的变态凶手——不仅如此,他还在埋受害人的土地上种蘑菇(本质上就是拿受害人的身体当「肥料」)!在心理治疗过程中,Hannibal利用Will对Abigail的责任感逐渐取得了Will的信任,并且诱使Will敞开心扉说出了杀死Hobbs的真实感受。与此同时,Freddie Lounds不停打探BAU调查组掌握的信息。Will Graham虽然对杀人犯的内心世界深有研究,但是在首集故事发生之前,他从来没有杀过人。不出意料,在首集故事发生之后,他的上司命令他接受心理评估。由谁来对他进行评估?当然是Hannibal Lecter,不然还会有谁?

  Jack得出一个结论:Abigail(Kacey Rohl)参与了其父亲Garret Jacob Hobbs(Vladimire Cubrt)所犯下的连环谋杀案。尽管Alana Bloom医生提出了反对意见,但是在Hannibal的支持下,Abigail被护送回明尼苏达州。在那里,她发现了许多针对她和她的家人的敌意行为。更糟的是,一个模仿作案者杀害了Abigail的一个朋友。Hannibal建议他们藏起尸体以保护Abigail——但隐瞒秘密是要付出代价的。

  因为第4集涉及敏感话题(未成年人杀害未成年人),NBC决定不正式播出第4集,而是将第4集的主要内容转化成多个短片以「网络剧」的形式播出,你可在NBC的官网或NBC的Youtube频道点播这些视频。

  Will Graham和BAU调查组开始追踪另一名连环杀手。这名凶犯的主要作案特点是:将受害人的后背切开,割下肉条装饰成「天使的羽翼」,使受害人从正面看起来像个天使。重新回到一线工作让Will感到了沉重的心理压力,他的精神状态也将面临巨大考验,Hannibal决定抓住机会在Will和Jack Crawford之间制造矛盾。与此同时,Jack 与妻子Bella(Gina Torres)的关系越来越疏远,Bella决定聘请Hannibal当自己的心理医生。事情的真相是……Bella发现自己快要死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Beverly希望和Will建立私人联系。

  昔日同事Chilton医生(Raul Esparza)与Jack和Alana取得联系,称他们已经抓住了臭名昭著的「切萨皮克开膛手」(The Chesapeake Ripper)。不久之后,Chilton医生的一名病人便犯下一起谋杀案,作案手法与「切萨皮克开膛手」十分相像(模仿作案)。调查组认为真正的开膛手应该是一名外科医生,并且仍然在逃——因为Jack以前的门生Miriam(Anna Chlumsky)成了开膛手的下一个作案目标。可能同时失去Miriam和妻子的痛苦让Jack不由自主地向Hannibal打开话匣子。

  BAU调查组接手一起新案件,受害人都被取走了某个器官。Jack认为切萨皮克开膛手(Chesapeake Ripper)可能再次出现,但Will坚信受害人之死只是一系列非法摘取行为出现意外而导致的后果。与此同时,Will一直被奇怪的恶梦困扰——他梦见自己是Abigail的父亲!Alana Bloom渐渐落入Hannibal的诱惑陷阱中,而Hannibal也开始去见他自己的心理医生Bedelia Du Maurier(Gillian Anderson)。演员在解释Hannibal与其心理医生Bedelia的关系时这样说:他们的关系非常奇怪,有时让人难以理解。Bedelia多年前遇到一些可怕的事情,导致她「提前退休」。Hannibal可能和她的那些遭遇有关,但也可能无关。Bedelia是个聪明的女人,她和Hannibal都有各自的秘密,也有共同的秘密。

  又有新的命案发生了,这次是一个乐团的成员遇害.凶手用极其残酷的手法,把受害者的喉咙割掉,插入琴弦,做成了一个人体乐器安放在舞台的中央.汉尼拔通过他的患者认识了tobias,tobias是个疯狂的乐器爱好者人,他们一样拥有不可告人的可怕癖好。

  BAU调查组追踪一个恶心的连环杀手:他杀死受害人,又将受害人的尸体从坟墓中挖出来做成一个图腾柱,仿佛他们是他的「战利品」.当Nick的尸体被人发现之后,Jack和Alana质问Abigail是否对他的死知情.Nick的尸体再次出现给Will带来某种启发,他对Abigail隐瞒的秘密有了新的想法,而Hannibal则竭力怂恿Will保留自己的一些秘密。

  一起谋杀案中的两名受害人被凶手以同种手法毁容——他们的脸被「绘」成了「格拉斯哥笑脸」.Will第一次在犯罪现场失去控制,不仅弄乱了现场,而且还幻想自己犯下了第一起谋杀案.核磁共振检查显示他患上了严重的脑炎,但Hannibal威胁他的主治医师Sutcliffe不准说真话,只能告诉Will「他一切都好」

  Gideon医生逃脱了警方的羁押,发誓要杀死对他进行分析鉴定的精神病学专家.Will和BAU调查组通过监视Freddie Lounds的博客来追查Gideon的下落,希望在他伤害Alana之前抓住他.为了诱使Will和Gideon共处一室,Hannibal故意用阴谋手段误导BAU调查组的侦查方向.Jack质问Chilton医生是否和Gideon的逃跑有关联。

  Georgia Madchen(Ellen Muth)在一场爆炸中丧生,Will坚信模仿作案的凶手仍然活着。BAU调查组找到Abigail(Kacey Rohl)与「Minnesota Shrike」案件受害人之间的关联,可是当他们准备逮捕Abigail时,却发现Will提前将她从医院带走了。Will的幻觉越来越严重,导致他在明尼苏达州失去了Abigail的踪迹。与此同时,Hannibal通过精心设计的阴谋促使Jack相信Will有能力实施谋杀。Hannibal向Abigail承认了一件令人惊讶的事情。

  在季终集里,Will从明尼苏达州返回,但Abigail并没有一起回来。Hannibal故意告发Will,Jack和BAU调查组随后发现了一些十分不利于Will的证据——他不仅杀害了Abigail,而且很可能就是那个他们一直在追踪的、犯下多起命案的「模仿杀手」(Copy Cat Killer)。Jack和Alana不得不面对现实:Will真的有能力杀人。Will遭到逮捕,但他拼命想要逃出去。为了挣脱手铐,他甚至自残一只手指!Will带着Hannibal重返明尼苏达州,希望能洗清自己的罪名并证实Hannibal有罪。没等他的计划实现,事情就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现在他面临的形势更加严峻了。

  Will下决心要证明自己的清白,而Jack和Hannibal都在思考如何处理这件事,很显然他们的出发点完全不同。与此同时,Alana与Will的关系变得异常紧张。Kade Purnell代表联邦调查局到监狱探视Will。Gillian Anderson在本集中再次扮演Hannibal Lecter的心理医生。

  「人肉汤」案的一名受害人逃脱了凶手的控制,但是被汹涌的瀑布冲到了河的下游,BAU调查组因此发现了极其珍贵的证据,整个案件的情况逐渐明晰起来。在协助案件调查的过程中,Hannibal Lecter通过受害人的尸体找到了另外一些线索。与此同时,Will Graham决心证明自己的清白,并想了一个计策从精神病院内操纵一切。Hannibal抢在BAU调查组之前拼凑起所有的线索,独自找到凶手的储藏室,帮助他完成一个绝无仅有的、壮观的但是极其可怕的「造型」——这一切都不在凶手的计划之中。Jack因为自己未能保护Will而充满负罪感,当Alana Bloom提交一份措辞严厉的报告之后,他决定接受强制心理治疗。令Jack感到惊讶的是,这项心理咨询服务对他来说大有益处。BAU调查组抵达凶手的储藏室,发现地面上47具尸体整齐地排列出类似挂毯的图案,凶手就在眼前。Will正在等待审判日到来,Bedelia du Maurier(Gillian Anderson)突然找到他。她声称自己相信他所说的一切,给了他极大的鼓舞。

  Will Graham的审判开始了,他必须眼睁睁看着昔日自己身边最亲密的人分裂成相互对立的两派。Alana Bloom措辞严厉的报告对Jack Crawford与Will的关系及他对Will的管理方式进行了指责,Jack已经面临很大的困境,Will的审判更是将他引向了相互矛盾的方向。他的得意门生被推下了人生的悬崖,他意识到自己应该为此事负一部分责任。一名法警在庭审过程中被某个未知名的凶手以一种「模仿作案」的手法杀害,充满悬念的庭审变得更加复杂,Will身边最亲密的人开始怀疑他们都错怪了他。Will案件中最后一名关键受害人被凶手做成了「菜肴」,审判结果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

  一处草地惊现一具尸体,受害人的颅骨被凶手精心「改装」成一个蜂巢,BAU调查组赶到现场进行调查。与此同时,Beverly Katz继续研究「壁画杀手」案。在毫无头绪的情况下,她决定偷偷向Will Graham寻求帮助,请他来破译凶手的「人体织锦」中潜藏的信息。Will坚信凶手本身也被Hannibal Lecter放进了「壁画」中,并力劝她证实Hannibal就是真正的「切萨皮克开膛手」(Chesapeake Ripper)及「复制杀手」(Copycat Killer)。

  警方调查组中的一名成员出现在一个“荒诞活人造型”中,Will志愿协助调查组分析案情。他告诉Jack,这是“切萨皮克开膛手”(Chesapeake Ripper)和“复制杀手”(Copycat Killer)的杰作--他们再次“合二为一”。Able Gideon医生回到精神病院帮助警方确认Will对开膛手真实身份(Hannibal Lecter)的指认,但他却偷偷向Will提出另一个建议:何不一劳永逸地终结开膛手的威胁?遭到囚禁的Will不可能有所作为,于是他请求Freddie Lounds通过其网站联系他的谋杀崇拜者。当Will获得这名杀手的关注之后,他开始说服他去对付Hannibal。Alana读过Freddie的文章之后对Will的动机产生了怀疑,Gideon进一步确认了她的这种怀疑。Alana和Jack决定在事情变得不可收拾之前立即找到Hannibal。

  有人在一座停车场内发现一名市议员的尸体被树藤缠绕在一棵树上,凶手所追求的「艺术性」及受害人体内器官失踪的事实均表明这可能是「切萨皮克开膛手」(Chesapeake Ripper)所为。开膛手仍在四处肆虐,Jack和他的团队必须争分夺秒来阻止他再次残害无辜者。Will认为凶手可能将受害人的器官当做食物,Jack决定接受他的建议。Jack带人闯进Hannibal Lecter举办的宴会收集证据,并将宴会上的肉带回实验室检测是否含有人类的基因。Jack对Hannibal的疑心导致Alana越发坚定不移地投入Hannibal的怀抱,她认为Hannibal才是「真正受到迫害」的人。与此同时,BAU调查组通过对遇害议员进行调查发现了新的线索,他们相信开膛手曾经待过的地点已经被他们找到。Jack Crawford带人赶到那个地点后却惊讶地发现……Miriam Lass竟然还活着!

  Jack Crawford发现自己的得意门生Miriam Lass(Anna Chlumsky)还活着,她成了联邦调查局鉴别切萨皮克开膛手真实身份的最大希望。但是她的记忆非常混乱,给调查工作增加了难度。在Miriam获救现场发现的证据证实Will Graham未参与开膛手或复制杀手犯下的案件,他终于从精神病院中获释。获得自由后的Will立刻警告Chilton医生留心身边的异常情况--他对开膛手案的细节知道得太多,随时可能会有危险。

  一匹马体内出现一个年轻女人的尸体,Hannibal建议Jack让Will参与这起怪异案件的调查工作。Will看起来已经打消了自己对Hannibal的疑心,重新恢复了两人的「医患关系」,但Alana始终对Will的真实动机持怀疑态度并担心Hannibal仍然会有危险。联邦调查局对他们认定的首要嫌犯进行了讯问,但他们缺乏有效的定罪证据,只能在羁押期满后放他离去。Will和Hannibal相信一名关键证人有危险,于是不顾一切地跑去保护其安全。事实上真正有危险的或许不是这位证人,而是Will自己的判断力。

  一名卡车司机的尸体被人发现,联邦探员接到报告后赶到现场进行调查。种种迹象表明,受害人的身体被两种不同类型的野兽撕碎了。这两种野兽看起来「协作」完成了杀戮,但奇怪的是,它们都没有吃受害人的肉。在一次心理治疗的过程中,Will见到了Hannibal的新病人、性情古怪的年轻女人Margot Verger(Katherine Isabelle)。Will和Margot私下交换了对Hannibal的看法,同时讨论了他的「非传统的」治疗意见。Hannibal不停鼓励病人们透露「真实的自我」,其中自然包括Will。为了确定Will内心深处的想法,Hannibal决定让他接受一项测试,但测试的结果就连Hannibal也感到惊讶。

  Will向Hannibal证明自己愿意走一条黑暗的道路,两人的关系变得愈发亲密,但是Jack却注意到了Will的这一变化。Jack和联邦调查局调查组开始调查一起新案——凶手杀害了Randal Tier并将他和他的动物骨骼组成一幅人体构图。Randal Tier曾渴望成为这种凶残的野兽(2×09),如今他的愿望实现,但他再也说不出话了。与此同时,Margot Verger对哥哥Mason的暴力本性充满忧虑,Hannibal对她提供了一些建议。但是Mason竟然训练猪啃食人肉,Margot的恐惧感越来越强烈。Will答应接受Freddie Lounds的访谈,为她即将出版的新书提供一些观点。Will发现她正在调查他此前所说的Hannibal可能犯下的罪行。

  Jack和他的团队发现了Freddie Lounds失踪的真相。Alana对Will的精神状态表示忧虑,但是Will突然鼓励Alana进行武装自卫,Alana感觉十分困惑。Mason Verger怀疑自己的妹妹Margot可能秘密怀孕并利用“继承人”来篡夺他的权力。Hannibal告诉Will“只要Abigail活着,他就总会想起自己的妹妹”,但Will实在无法理解Abigail为什么必须要死。Margot Verger将Will看做一个可能的“孩子他爹”--如果她真能怀上一个孩子(无论是谁的孩子),她就有了对抗哥哥并争夺家族继承权的资本。Hannibal同时充当Will、Margo和Mason三人的心理医生,他肯定会在其中玩一番手段。

  在一次心理治疗过程中,Will幻想自己以某种方式杀死了Hannibal。他如实地向Hannibal描述了自己的幻象,结果很诡异地证实了两人之间的「同伴心理依附」(co-dependency)现象。晚些时候,Hannibal在对Mason Verger进行心理治疗时有意无意地谈起了他妹妹Margot的「不幸事件」以及其他隐蔽的威胁。Will在Hannibal身上取得的进展十分缓慢,Jack变得越来越没有耐性。Jack决定找一个往日的证人来帮忙,Will对此感到惊讶。Hannibal的生命受到威胁,Will必须决定自己是否该救他,是否该给Hannibal复仇的机会。

  Hannibal做好了永久离开的准备,他相信Will会和他一起走。但Will考虑的是另一种形式的「离开」——对所有尚未了结的事情进行「扫尾」。Will并不知道自己给Hannibal设下的这个圈套会不会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Will和Hannibal都认为Jack有必要知道真相,但那究竟是什么真相?有人的忠诚度会受到考验,有人会寻求宽恕,而Hannibal和Jack的最后一战已不可避免。

  汉尼拔和自己的心理咨询师Dr. Bedelia Du Maurier成功逃亡意大利佛罗伦萨。他杀死卡波尼邸宅前馆长以制造空岗,以自己的巴黎被害人Dr. Fell,成功入职,然而遭到索里亚图教授嫉妒,意图令他在研究会的即兴演讲上名誉扫地。不久,汉尼拔巧遇追随Dr. Fell来其前助教Antony Dimmond。家宴上,汉尼拔邀请他参加“Dr. Fell”的演讲。Bedelia察觉到汉尼拔的杀意,汉尼拔反问她想怎么做。“Dr. Fell”的但丁讲座大受欢迎,得到了研究会的认可,连索里亚图也十分佩服。Bedelia看到Dimmond如约而至十分恐慌,匆匆离开。会后,Dimmond私下揭穿了汉尼拔的假身份,希望以此胁迫汉尼拔。Bedelia即将逃出家门时,汉尼拔当着她的面杀死了Dimmond,并指出,她也是从犯。Bedelia绝望,放弃出走。

  Will在最后与汉尼拔的血腥告别中苏醒,看到Abigail来到自己病床前。药物的作用下他想起汉尼拔诊室里的对话,“回忆宫殿的前厅是巴勒莫的诺曼礼拜堂,地上刻着提醒人们死亡的骷髅。”八个月后,病愈的Will带Abigail来到意大利,拜访这座教堂。然而不久,教堂中出现一具制成心脏形状的无头尸体。Will被当地督查拦下。督查回忆起几十年前,佛罗伦萨的一桩惨案:一对青年夫妇被杀害后,尸体摆放为波提切利的《春》。他百思不得其解,直到在乌菲齐美术馆原作前邂逅汉尼拔,顿悟凶手,但由于缺乏证据,只能抓捕其他人平息事端。但他心里明白,真正的佛罗伦萨恶魔一直逍遥法外,希望Will助他一臂之力。Will查看现场图,感到汉尼拔的思念和感情。思绪回转,他意识到,原来就在自己在生死边缘挣扎时,Abigail早已离世,是自己一直不肯承认,定要留她在脑海里。此时,汉尼拔在高处俯视着他们。而Will也意识到,汉尼拔还在现场。应总督察要求,带他潜入地宫搜寻汉尼拔。搜索未果,督查在Will的劝说下悻悻离开。待Will自己留在黑暗中时,他低声原谅了汉尼拔。

  Will寻访汉尼拔童年故居,位于立陶宛的Lecter庄园。神秘东方女子千代奉命看守当年吃掉的Mischa凶手。Will到来后,变故突发,千代自卫中杀死凶手,两人踏上搜寻汉尼拔之路。汉尼拔和Bedelia的佛罗伦萨宅邸中进行着语言交锋。见到Will后,他思绪翻涌。终于,在Bedelia的循循诱导下,汉尼拔意识到,为了彻底原谅Will并防止他的再次背叛,他只能吃掉Will。

  本集讲述的是Will前往欧洲之前,巴尔的摩血腥之夜后,发生在汉尼拔周围的受害者们身上发生的故事。被陷害的Dr.Chilton拜访Mason,两人都受到了精神和肉体的重创:Chilton被米利亚姆的子弹打穿脸颊,失去了半口牙和一只眼,Mason亲手把自己的半张脸都割烂喂狗。Will潜意识中,更好的结局是配合汉尼拔除掉Jack,然后远走高飞。出院后避世而居,直到Jack找上门,Will才吐露心声:他视汉尼拔为友,当时希望他逃脱。落下残疾的Dr.Alana Bloom与Mason联手,为汉尼拔做侧写:汉尼拔身份多变,但品味不变,只有通过其嗜好才能抓捕。Mason雇佣了新护理员Cordel,命他准备对汉尼拔的私刑。Jack被迫从FBI退休,全心全意陪病重的妻子Bella走过生命的最后一段旅程。守灵时见到汉尼拔的亲笔信,百感交集。葬礼后,Will出发寻找汉尼拔。

  Will和千代在旅途中谈及汉尼拔的过往和千代的身世——她从小被父母送去紫夫人处学习,兼任侍女。当她遇见汉尼拔时,米沙已经不见。半夜,Will噩梦醒来。千代承认自己早就知道汉尼拔在佛罗伦萨,然后趁Will不备把他推下火车。梅森和Alana的合作进展顺利,Alana复制汉尼拔餐桌,根据购物单线索,圈定佛罗伦萨。奉命到博物馆调查前任馆长和索里亚图教授失踪案的总督察Pazzi猛然发现“Dr.Fell”正是他苦苦追捕多年的佛罗伦萨恶魔(Il Monstro)!核实了汉尼拔的真实身份后,他并未履行职责,而是在贪婪的驱使下拨通了梅森的悬赏电话,准备把汉尼拔卖给梅森。晚间,他借故拜访汉尼拔,伺机取指纹,反而陷入汉尼拔早已备下的的死亡陷阱。应邀到Pazzi家做客的Jack赶到博物馆,目睹了Pazzi的惨死。新仇加旧恨,Jack痛打汉尼拔。汉尼拔九死一生逃走。

  汉尼拔逃回寓所,Bedelia为他处理伤口。汉尼拔预感自己将被捕,两人吻别。Bedelia告诫千代多方追杀汉尼拔,之后为自己注射药物,深度自我催眠。Will来到Pazzi死亡现场,与Jack决定抛开意大利警方单独行动,但从已经注射完的Bedelia处得不到任何线索。Will在《春》原作前找到汉尼拔,爱恨交加。千代狙击Will,汉尼拔借机麻醉了他。Jack营救Will时中埋伏,汉尼拔当着他的面给Will开颅,要吃掉大脑以升华最终谅解。梅森正在幻想以北京烤鸭的方式烹调汉尼拔,听到Pazzi的惨死。Alana和Margot发生关系,Margot产生了用梅森的精子代孕的想法。被梅森收买的警官识破Bedelia假身份,逼她说出汉尼拔的藏身之处——索里亚图教授生前的住所。千钧一发之时梅森的势力阻止了汉尼拔,将他和Will转运美国,送入梅森的手中。

  利欲熏心的意大利警方把汉尼拔和Will交给梅森,然后试图除掉Jack,伪装成汉尼拔的作品,被千代阻止。感激的Jack告诉了千代梅森庄园的位置。餐桌上,梅森通知汉尼拔和Will,在Cordel的协助下,他要换上Will的脸,再亲口吃掉汉尼拔。为笼络Margot,梅森吐露,摘除子宫时他将Margot的卵子转移并和自己的精子结合,成功代孕。Margot的杀兄心意果然动摇,惊喜的她来到汉尼拔面前,汉尼拔提醒她,梅森绝不会如她所愿,诱导Margot动手,嫁祸给血债无数的自己。见到伤痕累累的Will,Alana悔恨不已,以解救Will为条件释放了汉尼拔。换脸术前,为报复Will咬伤自己,Cordel给他注射了兴奋剂却未麻醉。满怀期待的梅森苏醒时,发现脸上盖的是Cordel的面皮。原来Margot发现了梅森所谓的“代孕母亲”竟然是一头腹怀死婴的母猪。在汉尼拔的帮助下Margot与Alana成功取到了梅森的精液,溺死了他。在千代的掩护下,汉尼拔抱着Will逃出庄园。千代答应守护汉尼拔。Will想彻底忘记汉尼拔的一切,再不相见。Jack带队,终于将“切萨皮克开膛手”汉尼拔抓捕归案。

  汉尼拔虽然自愿被捕,但以精神失常为由,摆脱了13条命案的死刑命运,被关入巴尔的摩犯罪精神病院。三年后,成为医院院长的Alana在隔离区外幸灾乐祸。汉尼拔提醒她还欠自己一条命。不学无术的Chilton凭捏造汉尼拔的故事大发横财,一次探视时“不经意”地提起,汉尼拔已过时,下一本书要描写最近灭门惨案凶手“牙仙”。“牙仙”其实是媒体的外号,他本人视自己为“伟大的红龙”的化身。不幸的童年和残缺的唇颚使他的压抑心理不断累积,扭曲的性格在他看到一幅名为《伟大的红龙与日光蔽体的女人》的画作后醍醐灌顶。他制作了一副和外婆相同的残疾假牙,还把《红龙》纹上了后背,走上了“蜕变”的不归路。焦头烂额的Jack不得不再次求助于Will,但Will已与妻子和继子组成家庭,不愿参与。妻子看到被害家庭合影,有所触动,同意Will出山。深夜,Will取出汉尼拔的来信。信中,汉尼拔劝Will维持现状,不要再办案。这反而令Will下定决心。原来“牙仙”的称号是因为凶手在被害母亲身上留下的咬痕。在Will的重建现场能力帮助下,FBI找到了凶手指纹,重建其畸形的牙齿。下次满月案发只有三周多,Will对Jack坦白,如果想完全恢复自己的移情能力,只能面见汉尼拔。同一家医院内,同样的两个人,一窗之隔的景象似曾相识。

  Will到医院寻求汉尼拔的帮助。汉尼拔嗅出了Will的变化:结婚养狗当继父,但他仍然答应出力。Will再见汉尼拔感到不安,Alana认为汉尼拔不安好心,要拿走书籍绘画马桶剥夺其尊严以示惩戒。汉尼拔视Will为家人,不断陷入“两人的女儿”Abigail相关的记忆宫殿,回忆炮制死亡的假象,如何引诱她走出亲生父亲的影响,巴尔的摩血腥之夜接到Will电话后对她的决定。Will受汉尼拔启发,到被害人家后院重现场景,发现了代表“红龙”的“中”字。遇到了不折不挠的女记者Freddie Launz,不欢而散。晚上与妻子Molly通话,却梦见自己以红龙的方式杀了她。弗朗西斯多拉德不断受到“红龙”的影响,甚至觉得长出了龙尾。生活中结识了同事,乐观的盲女莱芭,双方互生好感。他冒名律师给汉尼拔打来电话,对汉尼拔十分推崇,认为两人精神相通,告诉他自己将转世为红龙。

  Will约见Belia,她现在伪装成汉尼拔的无辜被害人,不但洗清了罪名,还因此名声大噪。在与Will会面时不断回忆起汉尼拔转诊来的病人Neil(ZacharyQuinto饰)死亡的全过程。Neil疑心病很重,怀疑Bedelia与汉尼拔合谋加重病情,迫害自己,最终癫痫发作吞下了自己的舌头,窒息而死。居心叵测的汉尼拔伪装成书商,从Chilton秘书助理问到了Will的地址。他指引Will调查“红龙”。多拉德潜入汉尼拔的旧办公室,伪装成律师给汉尼拔打加密电话。他表示了对汉尼拔的崇拜,希望有机会相见。多拉德带盲女莱芭到动物园抚摸老虎,在他的眼中莱芭成为了红龙面前“身披阳光的女人”。但缠绵后,红龙的愤怒令他备受折磨。为了彻底摆脱红龙,摆脱献祭莱芭的命运,他以假学者身份去布鲁克林博物馆,伺机吃掉了原画,吸收了红龙的力量。不巧正面遭遇调查至此的Will,身强力壮的多拉德打倒Will,顺利逃脱。

  博物馆遭遇“红龙”多拉德,alana分析道他想罢手,will意识到汉尼拔可能认识红龙,甚至对他进行过治疗,于是劝说汉尼拔透露身份,但汉尼拔不为所动。FBI和alana威胁汉尼拔保持与“红龙”的电话,然而关键时刻汉尼拔警告红龙有人监听,结束通话。气愤的alana剥夺了汉尼拔的舒适生活条件,以示惩戒。汉尼拔将will的地址告诉了多拉德,让他全部杀光。多拉德感到自己和“红龙”的剧烈冲突在即,故意和莱芭分手。不料暗杀失败,molly中枪入院。will得知汉尼拔的行为,几近抓狂。

  在Bedelia的循循善诱下,Will意识到了汉尼拔对自己的执着,但不确定自己是否对他怀有同样的渴望。为令“红龙”现身,Jack,Alana和Will设计了一个Freddie的访谈,以追名逐利的Chilton的心理学分析为主,Will负责扭曲Chilton的语言以激怒红龙。多拉德读报道后,勃然大怒。他击毙了Chilton的保镖,绑架CHilton,迫使他观看自己之前录下的犯罪照片,借Chilton之口对Will宣战。然后咬下了Chilton的嘴唇,寄给汉尼拔,示意他们二人被Chilton污蔑的大仇已报。然后绑架了莱芭。当着Alana的面,汉尼拔迅速吃掉一片Chilton的嘴唇,对其遭遇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Will见到严重烧伤的Chilton,对方认为Will是故意摆出亲昵的合影姿势,自己无辜牵连。

  多拉德故意让莱芭看了一场自导自演了的诈死,脱身后找到will,提出面见汉尼拔。will和jack设计以汉尼拔为诱饵,给多拉德空子可钻。Bedelia对will的计策怒不可遏,恐慌异常。多拉德果然杀警劫车,汉尼拔将计就计,领will前往自己的一处秘密居所。多拉德紧随其后。获悉汉尼拔越狱,收到过死亡威胁的Alana一家匆忙转移。汉尼拔和will联手抗敌,勉强杀死强壮的“红龙”。血战使will洞悉了汉尼拔的死亡美学,也明确了自己的心。在最后的拥抱中,两人坠入漆黑的海洋。彩蛋:Bedelia身着晚礼服,独坐餐桌旁,面前是精心烹制的整条腿,她的腿。

  上帝肯定也喜欢杀人的感觉,他时刻都在那么做,我们不就是照着上帝本人做出来的吗?

  2.多次在影片中饰演经典形象“汉尼拔”的安东尼·霍普金斯对于此剧给过建议:“不要将汉尼拔演成一个恶魔!

  3.剧中汉尼拔博士在新剧中的服装是特别定制的,并且有单独的设计师为其打造造型,每集都在改变的西装和衬衫,必须塞在口袋里的手帕巾,以及精心打造的双温莎结,都给汉尼拔博士一丝不乱的形象加分,也区别开了另一位男主角威尔的不修边幅

  4.美食绝对是《汉尼拔》最大的看点之一,只要不去仔细想食材的来源。在第一季,汉尼拔的餐桌上主要是法餐为主

  5.第二季的《汉尼拔》将打破第一季一集一个装置艺术杀手现场,一集一个变态杀人狂的结构。《红龙》将构造一幅7季的蓝图,之后故事终将迈入《沉默的羔羊》。第1季主要展现‘Bromance’的东西,第2季就是“可怕的分手”

  6.第三季中剧组请到了强力外援,除了客串杀手的扎克瑞·昆图,还有在《霍比特人》系列中饰演矮人王索林理查德·阿米蒂奇加盟,饰演人称”牙仙”的连环杀手弗朗西斯

  7.在《汉尼拔》第一季尚未结束时,制作人福勒就放过豪言:准备拍七季。然而2015年6月NBC宣布不再续订第四季,剧组立即在推特发起了#SaveHannibal#(拯救汉尼拔)的活动,并重点强调了《汉尼拔》仍将参加今年七月的圣迭戈漫展。福勒也向大家表示他们正在努力寻找下家。

  8.美国当地时间2015年7月6日,一位观众在推特上询问《汉尼拔》最新的进展情况,该剧主创布莱恩·福勒如实相告:“我很遗憾的告诉大家,AmazonNetflix都无意接手《汉尼拔》第四季,不过我们仍在寻找其它可能的合作伙伴。”

  该剧获得了《综艺》、《娱乐周刊》等美国娱乐媒体的一致好评,被认为是“近年来少有的佳作”

  《名利场》称《汉尼拔》是“该电视网相当一段时间内最吸引人的剧集”,《纽约邮报》称其“很多场景简简单单却能让人屏住呼吸”,《芝加哥太阳报》称“汉尼拔令人挥之不去,使人目不转睛。

  电影《沉默的羔羊》被奉为惊悚中的经典,但《红龙》中被搬到荧幕的汉尼拔,让观众首先想到的并非恐怖,而是优雅。

  对于没有看过原著《红龙》的人来说,新版《汉尼拔》在前三集抛出了足够多的悬念,不管你是否怀念《沉默的羔羊》,“运筹帷幄的汉尼拔医生如何变成了狱中的食人魔”都是一条绝对不能错过本剧的理由。

  《汉尼拔》这道重口味的暗黑料理实在是有够精美,不管是汉尼拔先生的厨艺作品而言,还是各种犯罪场景,尽管口味略重,但仔细欣赏其色彩配搭,其精致画面,都不得不竖起拇指来细细品味。

  要论这部剧的看点,一是可以看各种变态怎么杀人和为什么要杀人,二就是看汉尼拔和探员威尔·格雷厄姆的惺惺相惜与互相伤害——这可是把“相爱相杀”发挥到了极致的一对。其实若论《汉尼拔》的真正成就,在于它创造了一个无与伦比的感官世界。在如今重口味当道的美剧圈,这就是那朵盛开得最肆无忌惮的罪恶之花。这里的杀人如芭蕾般优雅,精神分析仿佛在挑拨你的脑内神经,每一道人肉烹饪的刀起刀落,更有让人欲罢不能的艺术美感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ekrist.net/hanniba/7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