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汉尼拔吃人后无罪释放回国写书拍小片成人生赢家

  看完这两部纪录片,我第一次知道有一种叫“秀色”的玩儿法,和“冰恋、慕残”类似,都是挺重口的玩意儿,乖宝宝一定不能去百度。

  这是去年9月,由英国导演吕西安·卡斯坦因·泰勒拍摄而成的纪录电影,目前豆瓣看的人不算特别多,就百来号人。

  这部作品并没有对佐川一政那桩臭名昭著的杀人食人案从头至尾回顾一遍,相反,作者记录的是脑梗瘫痪后的他和弟弟的日常对话。

  当时别人推荐给我的时候,提示说片中可能会有让人不适的镜头,看完以后,我明白了他的意思。

  别慌,《食人录》中并没有特别大尺度或腥的画面者血,只不过因为导演采取极端的拍摄手法,才容易让一些小白兔感到不舒服。

  尼采说:你凝视着深渊,深渊也凝视着你。可以说,当你和佐川一政对视的那一刹那,那种隐隐的不安就由此产生了。

  在90分钟的时间里,《食人录》通过两兄弟的对话大致让观众了解到这么几件事儿:

  佐川一政被引渡回国后不久,就通过小说和漫画形式,把自己的犯案经历编撰成书,在日本发行。

  面对镜头,两兄弟不但彼此都承认了这一点,而且从对话中,还明显感受到两兄弟对此类话题的见怪不怪。

  除了画面有冲击力,《食人录》的信息量其实不大,所以看完之后,我对佐川一政产生了兴趣。

  据说,母亲刚把他生下来的时候,这家伙脆弱到只能依靠注射营养液的方式维持生命。

  和一般家庭不同,佐川一政的家庭背景相当殷实。其祖父是朝日新闻的社论委员,父亲是大实业家——栗田工业社长佐川明。

  看看他的家庭录像就知道,那个时候,可不是哪个家庭都能有钱供得起一台黑白胶片摄影机的。

  就像所有富二代一样,佐川一政也有留洋背景。青年时期,他曾学习过比较文学,并在法国索邦大学拿到了硕士学位。

  在本作中,影片通过采访形式,让佐川一政用口述方式谈及了自己作案的详细过程,及之后发生的一切。

  在访谈中,佐川对自己的杀人行为也表示过“忏悔”,但随便怎么看,都像是在敷衍。

  在“爱到想要吃下对方”的强烈欲望驱使下,最终,佐川在自己的公寓扣下扳机,把荷兰人无情射杀并啃食掉对方尸体。

  最令人发指的是,因为谋杀发生在夏日,佐川把人杀了并吃掉一部分尸体后,打算抛尸。不过因为时间计算错误,他的计划被人制止,最终,佐川一政在法国接受了庭审。

  然而,法国方面最终却已佐川“精神不正常”为由,把他引渡给了日本,要求日本对其进行精神治疗。不过在回到日本接受治疗后不到15个月,他就被院方宣告正常,重获自由。

  据佐川说,法国民众对于政府花纳税人的前把自己养起来感到不满,是导致自己被遣送回国的一个原因,果真如此吗?

  从精神病院出来后,佐川一政虽然因为自己的滔天罪行无法找到工作,但也因为自己的经历,让他在媒体的曝光下成为了红极一时的话题人物。

  一时间,邀约不断,有人花钱请他出书,截至目前,这家伙已经写了20本书,且本本畅销。

  除了有人花重金请他出书,用文字和漫画的形式再现当年的惨烈情景,还有一些AV片商也盯上佐川,邀他和女优拍戏。

  上述两个领域如果说只是为了满足特殊人群的恶趣味,接下来更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

  在成为臭名昭著的名人后,日本一些电视台甚至还邀请这货参加一般向美食节目……

  小学一年级,他迷上一个男同学的大腿,之后不久,他产生想要吃女同学的念头,而这,让他兴奋到颤抖。

  因为父母缺乏必要的性教育意识,对孩子的过度宠溺,最终让出国的佐川犯下命案。

  被父亲用各种手段保释重获自由后,佐川完全没有反省过自己的罪行,相反,他选择继续用父亲的钱,和自己中意的白人女性厮混。

  像佐川一政这么嚣张的杀人犯,不但得不到法律制裁,反倒还能逍遥法外,这世界上,找不出哪个能像日本这么奇葩的国家了。

  没有人知道导致佐川一政心理扭曲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因为很显然,这种原因至少不会来自他的家人。

  佐川一政的故事,一方面反映了上世纪日本泡沫经济时期对利益的病态追求,另一方面,也反映了人作为善恶共同体的悲哀。

  试想,如果佐川的父母能早些察觉儿子的异常行为,并加以合理引导,凭借他的出身条件和自身能力,他还会变成日后令人胆战心惊的食人魔吗?

  停止嘲讽吧。佐川一政固然有值得人痛恨的地方,但仔细想想,谁能完全保证自己总能克制住自己的欲望呢?

  “我心里有猛虎在细嗅着蔷薇审视我的心灵吧,亲爱的朋友,你应战栗因为那里才是你本来的面目”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ekrist.net/hanniba/7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