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华盛顿到里士满:美国的工业新南方

  在经济全球化的时代里,南部各州保守的政治与社会传统往往能帮助吸引投资、推动发展

  哥伦比亚特区华盛顿是美国的首都。从这里向南,跨过波托马克河就是弗吉尼亚州,该州的首府是历史名城里士满,1861年南北战争时期南部联盟的首府。

  华盛顿国会山距离里士满的议会大厦只有一百七十公里,开车用不了两个小时。可是,人们在这两个城市中感受到的,是非常不同的气氛。华盛顿那些宏伟的建筑物令人目不暇接,象征着联邦政府强大的力量。宪法大道与宾夕法尼亚大道上,每日间熙熙攘攘地簇拥着乘21世纪全球化浪潮来到这里的讲着世界各地语言的游人;里士满这个安静的城市中最吸引人的建筑物,是在十九世纪内战的战火中幸存下来的一些充满着历史神秘感的红砖楼房。里士满的20万居民中,到处能听到那种带着长长拖腔的情感丰富的南方口音。

  从华盛顿到里士满,就是从美国政治的北方跨越到南方。长期以来,北方人一直认为南方落后、保守、食古不化。可是,最近这几十年,南方的工业迅速地兴起,与北方工业的衰颓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简单地划一下,美国可以大致分为东北部、南部、中西部、西部这样几个大的区域。这不仅仅是地理的,而且更多是历史、政治、经济上的划分。

  在殖民地时期以及独立革命的时候,南方在联邦中的政治影响在北方之上,特别是弗吉尼亚州,是多数最有影响的美国国父的故乡—包括开国总统华盛顿、《独立宣言》起草人杰佛逊、喊出“不自由毋宁死”的帕特里克·亨利、“宪法之父”麦迪逊、“《权利法案》之父”乔治·梅森,等等。他们是一批南方种植园的主人与饱学的绅士。

  1861年的南北战争,是美国独立之后最重要的历史分界线。战争之前形成的经济格局是,北纬39度的所谓“梅森—迪克森线”以北(起自宾夕法尼亚州)的各个州是自由州,工业革命在那里蓬勃开展,现代工业、运输业、金融业开始大规模出现。这种工业化的势头一路扩展到密西西比河以东,在宾夕法尼亚、纽约、俄亥俄、密西根、伊利诺、威斯康星等各个濒临五大湖的州里形成了新的工业区。工业发展吸引了来自欧洲的大批移民,使得内战爆发时北方的人口达到了2200多万。南方的各个蓄奴州(起自马里兰)则主要依赖种植烟草和棉花,1861年人口只有900万,其中400万是黑奴。南部也在向西扩展,阿拉巴马、密西西比等新建的州都出现了大片的奴隶制棉花种植园。得克萨斯在1845年加入联邦之后,也成为南方的一部分。

  南北战争四年的战火,摧毁了南方的经济与社会结构。在战后的十几年时间里面,北方激进的共和党人控制了国会,将南方各州置于军管之下。奴隶获得了自由,也获得了选举权,可是,忠于南部联盟的白人及其原来的高官都不得参加选举。这种做法其实非常不符合林肯总统当初希望尽快实现民族和解的愿望,也激化了南北之间的矛盾以及南方的种族冲突。在1876年的总统大选中,共和党候选人海斯与候选人提尔登之间出现了选票上的争执。提尔登无论是普选所得的票数还是选举人票都高出海斯,但是,有三个南方的州—南卡罗来纳、路易斯安那、佛罗里达—的20张选举人票的有效性却遭到共和党的质疑。有报告说,在这些势力强大的地区,投共和党票的人都受到暴力威胁。而选票印刷上也有作弊的嫌疑。最后,国会指定了一个特别委员会做出裁决,以一票之差将选举胜利判给共和党的海斯。历史学家认为,人为此与共和党达成了交易,在海斯上台后将联邦的军队从南方撤出。海斯也的确在1877年签署了解除军管的命令。在此前后,原来南部联盟的人通过宣誓效忠联邦重新获得了公民权,新一代的南方人也开始成长起来。

  军管解除之后,南方的白人—当时均属于—很快在地方上通过选举重新建立起政治势力。各州通过了一系列法律,设法剥夺黑人的选举权(比如去登记投票要进行文化测试等等),并推行了严格的种族隔离条例。南方的公共场所、学校、饭店里,黑人和白人必须隔绝开。三K党的势力不但横行南方,甚至也开始进入北方和西部的一些州里面。在经济上,为了阻挡北方的工业与金融业的侵入,南方对银行与信贷施加严格限制。这样做的结果,导致南部经济长期停留在以农业为主,也使得这些州大批的人民特别是黑人佃农陷入持久的贫困。20世纪初年,棉花象鼻虫自墨西哥入侵美国,毁掉了大批棉田,对南部经济造成了致命的打击。结果是,从1910年左右开始,以黑人为主的贫民大量移居到北部与中西部的城市。在以后60年的时间里,离开南部的黑人达到了650万。北方许多大城市中的黑人贫民窟就是在这个背景下产生的。

  1880年代,南方白人的识字率只有70%左右,黑人中70%为文盲。相形之下,北方的人口中的文盲率只有9%。经过一代人之后,普通教育在南方得到普及,高等教育—特别是专门培养黑人的大学—也迅速地发展起来。

  1910年,就在美国开始进入汽车时代之际,德克萨斯一处名叫“纺锤顶”的地方发现了丰富的石油。此后,阿肯色、俄克拉荷马以及墨西哥湾地区都发现了油田,给这些南方州带来了一次大繁荣。1933年,罗斯福新政期间兴建的田纳西流域等大工程,给南部和中西部各个农业区带来了电力和更多的大机械。二次大战期间,为了适应战时需求,政府在南部设立了一批的军事基地,同时有大量工业投资也进入了劳动力价格与土地相对便宜的南方。

  在政治上,南方仍旧比北方保守很多。在罗斯福新政年代,控制了南方政治的人开始逐渐与北方分道扬镳。到了五六十年代,南方从经济上与政治上出现重大改变。黑人民权运动推动的联邦与州的立法,从法律上消灭了种族歧视。经过多次重新划分选区,黑人社区在各级政府中都有了代表。最后,南方人转入共和党,成为美国保守政治力量的中坚。

  经历过30年代的大萧条、二次世界大战、50年代繁荣之后,南部各州的政府早已改变了过去排斥工商业的做法,推行了一系列有利于经济的政策。在经济全球化的时代里,南部各州保守的政治与社会传统往往能帮助吸引投资、推动发展。过去的四分之一个世纪里,南部许多州的工业、高科技、服务业都在经历着快速的变化。原来那些一望无际的棉花、玉米、烟草地中,涌现出了大批的厂房、实验室、现代设施。与此同时,北方的许多工业重镇却在逐步衰落。汽车、飞机、银行、高科技等等行业,都有一些显著的例子。

  谈起美国的汽车业,人们脑海中马上会浮现的是以密西根州的底特律市。三大汽车巨头通用、福特、克莱斯勒的总部都在那里,这些公司的绝大部分制造厂家也在大湖工业区。最近20年中,这些公司连年亏损,经营状况越来越糟糕。到2009年,通用与克莱斯勒都只能靠联邦救助计划才避免了破产的命运。在这个号称“浮在汽车轮上的国家”如今在产量上落在中国和日本的后面,而国内行驶的汽车超过一半是外国牌子。底特律的不少街区连同房屋被遗弃,留下的只是当年繁华的一个影子。

  在大湖区汽车工业衰落的同时,南部的汽车工业却在悄悄地扩张。世界上著名的汽车生产厂家多数挑选在这里设厂—奔驰和现代在阿拉巴马、宝马在南卡罗来纳、日产在田纳西、起亚在乔治亚,最大的当然就是生产总部设在在肯塔基、在多个州有工厂的丰田。自1986年以后的二十年里,南部汽车产量增加了4.5倍。事实上,美国大约三分之二的外国牌子的汽车是在本国—主要是在南部—生产的。与底特律的产品比较,这些“外国车”无论是质量还是价钱都更吸引顾客。丰田目前已经取代了通用的各个品牌,成为美国最畅销的车。

  让外国投资者选择在南部建厂的主要原因,是南部保守的政治环境对于工会的发展非常不利。底特律三大汽车厂的工人自从30年代以来便成立了工会。除了争取更高的工资之外,工会还要为工人争得非常高的福利和极好的工作条件。如今底特律的汽车工人的工资加福利平均一小时在70美元左右。一个有工会的工厂的每个工人都必须成为会员、缴纳会费,否则无法获得那份工作。而南部各州则通过了一些对工会极为不利的立法,特别是所谓“工作权利法”,也就是不得以是否加入工会作为雇用的先决条件。另外,南部农业地区长期的贫困也使得人们对工作不过分挑剔。奔驰公司在阿拉巴马开厂的时候,发现1500个职位竟然有45000人申请。这种种情况将南部汽车工业的工资水平保持在每小时30美元以下,在这里形成了底特律之外另一个汽车生产中心,如今的汽车产量占到美国总产量的40%,而且势头还在增加。

  去年7月,一条短短的消息引起了工业界与工会的高度关注。波音公司在接洽收购南卡罗来纳州查尔斯顿市的一家飞机部件制造厂,要在那里建设一条波音787的生产线。这是波音公司首次在华盛顿州的西雅图之外建立商用飞机工厂。这家工厂将马上给本地带来4000个工作机会。

  787是波音最新型的设计,原本打算在2007年7月8日完成第一架飞机的生产装配并向公众正式亮相。结果是生产计划被一再推迟,至今还没有能够最后完成。这给公司造成了惨重的损失。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公司与国际机械与航空工业工会的合同谈不拢,出现了多次停工罢工事件,波音才决定要在南部另辟蹊径。

  有趣的是,波音去买下的这家工厂中,本来有一个200多人的工会。在波音10月份最后决定购买之前,工会会员以199票对68票的绝对优势,投票解散了工会。南卡罗来纳州的州政府与议会也马上跟进,给波音度身制定了一系列的免税与优惠政策,目的是将查尔斯顿建成又一个飞机生产中心。

  英国著名的劳斯莱斯公司今年与弗吉尼亚州签订了协议,将其新的发动机生产线设在该州。这家公司将与波音在南卡的工厂合作,共同研发新的机型。

  南部其他各州在吸引投资的政策上与南卡罗来纳同样积极主动。弗吉尼亚、北卡罗来纳、德克萨斯、阿拉巴马等州在高科技发展上处于全国也是全世界的领先地位。

  弗吉尼亚在地理上仅靠首都华盛顿,五角大楼就坐落在该州的北面与华盛顿一河之隔的阿灵顿市。最近20多年来,所有重要的高科技公司都在附近设有总部或者分部,从事军事或民用技术研发,在这里形成了一条高科技长廊。即便在这两年经济衰退期间,来自联邦政府的大量订单也仍然保证了这里的持续繁荣。位于首府里士满有著名的生物科技研究园。

  弗吉尼亚州南部有着美国东岸最大的海港诺福克,这一带也有大批高科技企业,与附近北卡罗来纳州的“三角研究科技研究区”相辅相成,这个地区位于北卡大学、北卡州立大学与杜克大学之间,其中,世界最大的“三角研究园”中有100多个研发机构,大约4万工作人员。这里是世界上科学家最集中的地方,在生物工程、电子科学等方面的研究居于领先地位。

  在里士满与三角区之外,南部另一个顶尖的科技中心是阿拉巴马州的康明斯研究园,就规模而言居美国第二、世界第四位,有25000人在这里工作。

  德克萨斯州的高科技发展更是有目共睹。这个州在近年来创造工作机会的速度最快,而且其中有大量高科技行业的高薪工作。这使得该州成为高科技人材和公司最向往的地区之一。

  除了工业,南方的金融业、服务业也在发展,比如希尔顿大酒店的总部刚刚搬到了弗吉尼亚州,美国银行也将总部搬到了北卡罗来纳。2009年的奥巴马总统上台之后,联邦政府倾向于推行高福利、高税收、高支出政策,而南部各州则反其道而行之,以低福利、低税收、低支出、低地价、低能源价格、高优惠来吸引资本。这样下去,南北之前的经济格局就有可能发生内战后根本的改变。

  值得一提的是,南方各州在最近几年里面非常积极地推动与中国的贸易,并且采取了各种特殊政策吸引来自中国的投资。2009年,在南部州长协会的主席、阿拉巴马州州长莱利的协调下,南方各州共同推出了一系列吸引外国投资的计划,最主要的目标就是中国。是年6月,南部九个州举办了一次大型会议,专门向中国的投资者介绍情况。中国有11个省派人前来参加。

  过去几年里,在中国大量国家的金融资本以购买美国国债等形式进入华尔街的同时,许多工业、私人、地方资本在静悄悄地进军南部。在2009年,这里来自中国的投资额达到260亿美元,比一年前增加了37%。一些著名的中国厂家,包括联想电脑、海尔冰箱等,都在这里投资设厂。而南部的经济也越来越依赖与中国的经贸关系。这里生产的化学、机械、电子、农产品大量出口中国,也主要从中国进口消费品,最大的进口商沃尔玛的总部就在阿肯色州。由于工会力量弱,南部各州对自由贸易政策持肯定的态度。

  中国今年派官员参加了南部州长协会的年会。在会上,北卡籍的女州长普尔杜直截了当地对中国代表团说:“我们州希望你们的钱与生意到这里来。”各位州长也用直接或者委婉的方式表达了同样的意思。不过,普尔杜也指出了这中间的一个重要障碍:中国人对加利福尼亚、纽约、芝加哥这样的地方有更多的认识,却不了解南方。

  龚小夏为哈佛大学社会学系博士、2009年美国佛吉尼亚州第46选区共和党议会候选人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ekrist.net/jiefeixuncheng/7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