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王者鲍威doc

  1.本站不保证该用户上传的文档完整性,不预览、不比对内容而直接下载产生的反悔问题本站不予受理。

  摇滚王者鲍威 继披头士以后最有影响力的流行歌手大卫?鲍威在巡回演出后离开了我们。致敬王者鲍威。 一直以来,摇滚明星都因他们的偶像气质而受到崇拜。他们中很多人英年早逝,比如布莱恩?琼斯、吉姆?莫里森、珍妮斯?乔普林和吉米?亨德里克斯,人们对此似乎不再惊讶。但是,摇滚明星们一旦度过30多岁的难关,似乎就获得了永生。凯西?理查德和伊基?波普都曾经迷失自我,但终究迎来新生,变得更有魅力,这难道不是他们具有超乎常人的能量的有力证明么? 但是,他们并没有永生。卢?里德去世了,因为癌症。最近,摩托头乐队的莱米也因癌症去世了。莱米和卢?里德看起来坚不可摧:他们与病魔抗争已久,似乎不可能倒下。最终,不幸也突然降临在了大卫?鲍威的头上。近些年,我们经常听到明星患癌的传闻:先是退出舞台,然后看起来有些浮肿,接着又日益消瘦。但是,人们怎么也想不到大卫?鲍威会倒下。大卫?鲍威2013年出了专辑《第二天(The next day)》,最近又出了新专辑《黑星(Blackstar)》。他患病的传闻总是被他的近况以及亲朋好友的证实所回击。人们,尤其是他的粉丝们,都能察觉出他的专辑《第二天》蕴含着怀旧的气息:这张专辑实际上是专辑《英雄(Heroes)》的再现。MV《我们现在在哪儿(Where are we now)》中追忆了他的柏林岁月。同名歌曲《我们现在在哪儿》展现了一个陷入沉思、忧郁伤感的鲍威。一月初,机缘巧合下,专辑《黑星》出版,专辑收录了前卫主义的爵士乐曲,萨克斯伴奏的乐曲(萨克斯是他的第一件乐器,这应该不是巧合)以及伤感婉转的歌曲。导演大卫?林奇和摄影师乔?彼得?威金支持制作了这些歌曲的MV,他们知道这将是大卫?鲍威最后一张专辑(他的忠实合作者,制片人托尼?斯康蒂当时认为他还有机会制作别的作品)。大卫在新专辑全球发行的第二天离世,最后一张专辑的最后一首歌《我不能倾我所有(I can’t give everything away)》竟成为了他的遗言。他的最后一句话令人心碎,但也传达了他给世人的最后一条讯息。作为一个苛求细节的人,他没有简单地以这首歌作为专辑的结束,而是向人们袒露了他的心声:“见识越多,感受越少,说着口是心非的话。这就是我想说的话,这就是我想传达的心声。” 1月11日周一早晨,人们刚刚揉了揉眼睛,就惊闻大卫?鲍威逝世的消息。大卫?鲍威,走了?不可能!那个唱过很多影响过我们的歌曲的人逝世了?《火星生活》《让我们跳舞吧》《改变》《英雄》《陨落星尘》《声影》《五年》《流沙》《中国女孩》《现代爱情》《黄金岁月》《叛逆》《太空怪谈》《约翰》《愤怒回首》《美国青年》《出卖世界的男人》《星星人类》《牛仔妖怪》《摇摆男孩》……他的作品非常多,那些旋律如同有着巫师魔法般令人眩晕痴迷。他的才华可以与披头士相媲美。是的,他是3位最棒的摇滚作曲家之一,另外两位是保罗?麦卡特尼和他崇拜的雷?戴维斯。但是,写作摇滚乐曲并不是他唯一的本事。他还有其他一些怪才:例如在有些音乐人还不为人所知时,将他们介绍给大众,以及吸引他直觉上认为最适合的合作伙伴。1972年,他与卢?里德合作《改变》;与伊基?波普完成了傀儡乐队最后一张专辑《原始力量》;一年后,又合作了传奇唱片《白痴》和《渴望生活》;还有和马特与虎伯合唱团合作的非比寻常的歌曲《骚年们(All the young dudes)》。 作为一个出色的作曲人,他知道怎样让人们改变固有的观念视角,更好地挑战自我。他曾与吉他手米克?龙森、卡洛斯?阿罗马和罗伯特?弗瑞普,天才制作人托尼?威斯康迪、尼罗?罗杰斯合作过。电子音乐人布莱恩?伊诺还协助他完成了代表作《柏林三部曲》。大卫?鲍威阶段性地更换合作者,曾与他合作过的人那时多还未出名。每接触一个当时的艺术家,都会激发他新的灵感,因此相对于同一时代的艺术家,他的创造力更为惊人。凯西?理查德曾说大卫?鲍威只知道秀姿势,而音乐并不讲究。这个评价的确有些伤害到他,而且这个评价还牵扯到了他崇敬的滚石乐队(他曾与滚石乐队重演作品《共度良宵(Let’s spend the night together)》)。不过,这也说明了凯西说线年代开始就反复练习一个配合斗牛士动作的乐段,还重新演绎过很多过去的布鲁斯和雷鬼乐专辑。而与此同时,鲍威发动了两到三次摇滚乐的革新。应该说,他比摇滚乐前辈更多产。他对很多事情感兴趣:绘画、文学、电影、戏剧、历史,接纳摇滚、流行以及很多不同的音乐风格,他的音乐可能含有欧美、现代、亚洲,甚至是非洲的元素。他曾经列出了自己最喜欢的100本书,其中有三岛由纪夫、加缪、菲兹杰拉德、福克纳、伊舍伍德、塞尔比、卡波特、多布林、贝洛、福楼拜、纳博科夫、多斯?帕索斯以及伯杰斯的作品。他曾经学习过哑剧,并痴迷于德国的表现主义(绘画和电影)、日本音乐、德国前卫主义摇滚乐队Neu!乐队和发电站(Kraftwerk)乐队(在他们的作品还没有那么流行之前,他就喜欢他们的歌)。他被伯勒斯的切分音风格所影响。他喜欢塔尔科夫斯基的电影。他的舞台造型透露着艺术家席勒和科柯施卡的画作风格。总之,大卫?鲍威是个颇有学问的摇滚乐手。 滚石乐手凯西所批评的,是他的舞台表现――他夸张的舞台动作和演出造型,或者,也许单纯是他的外表?上个世纪60年代中期,他的代表服饰是完美剪裁的西装套服,60年代末期,则是嬉皮风格的服装和长卷发造型。到了70年代初,他成为了闪亮的摇滚之星,演出了《Z字星尘》《钻石狗》《阿拉丁神灯》。橘色头发、亮片服装、厚底靴、修过的眉毛的中性打扮构成了他的风格。70年代大部分时间,他展示了严肃而复古的造型,西装三件套、中欧风格的油头,很好地契合了他那个时期新创作的音乐。那个时期他正要和友人伊基?波普入住柏林的土耳其社区,他们两个合作演出,并出版了专辑《Low》、《Heroes》、《白痴》和《渴望生活(Lust for life)》。80年代,他们打造了浮夸造型:垫肩、反光或荧光服饰、饰有圆环状小亮片的短袖衬衣。90年代,他开始痴迷于亚历山大?赫斯特的作品,并打造“毁灭系”造型,穿以已故服装设计师亚历山大?麦昆为代表设计的破洞衣服。2000年以后,他的造型开始变得朴素优雅,浮夸的风格成为了历史。这突如其来的转变,使他获得了“变色龙”的称谓,这一称谓可能并不适合他:变色龙改变自己的颜色,以适应环境,而歌手鲍威则恰恰相反。 几十年来,他一直在影响着时代的革新:英国朋克性手枪乐队尤其敬重他。性手枪乐队贝斯手席德?维瑟斯14岁时还和他合过影。新浪潮音乐的代表乐队快乐小分队、苏克西和女妖乐队、回声与兔人乐队和流行尖端合唱团都很崇拜他。新浪漫狂热时期,史班杜芭蕾合唱团以及杜兰杜兰合唱团重新活跃起来,在那个迷人的年代,疯狂地施展着艺术才华。90年代,鲍威也投入到潮流中,尝试电鼓和贝斯。那时候,金属乐队多向工业金属风格发展,着重舞台形象表现,化妆风格夸张,也是受到鲍威的影响,例如九寸钉乐团和玛丽莲曼森乐队。此后,他对音乐界的影响变得不再那么引人注目了,但是仍然有很多音乐人潜移默化地被他影响着。新世纪以后,拱廊之火、MGMT等乐队曾公开表明,他们需要鲍威。而实际上,在他的舞台岁月中,他影响的人远不止于此,可以说,几乎所有的摇滚青年,甚至是披头士和滚石等重量级乐队都受到过他的影响。乐手们模仿他,所以很自然,他的影子无处不在。他的逝世也意味着一个传奇悄悄地离我们远去。或许,我们还能从唱片中感受到他的存在,但他站在舞台上的样子则会随着时间流逝而慢慢模糊,最终成为遥远的回忆。 王者大卫?鲍威还有幽默的一面。他曾出人意料地在大卫?林奇的电影《双峰镇》中出演角色,在善于搞笑的瑞奇?热维斯出演的喜剧片中扮演过角色,参加录制斯嘉丽?约翰逊的唱片,与拱廊之火在舞台上再聚首。作为艺术家,他始终坚持着自己的慷慨,就像他30年来对待卢?里德和伊基?波普一样。 最终,在他逝世几个小时后,人们又发现了最后的惊喜:他人生中最后一张专辑里有歌曲《拉扎勒斯(Lazarus)》的MV。人们看到他穿着奇装异服,眼睛上打着白色绷带,假眼点缀在他的衬衣上,伸展、延长,之后飘起来,落到了病床上。他在歌曲开头中唱道:“向上看啊,我在天堂。”然后,在结尾处唱道:“哦,我自由了,就像蓝知更鸟,它是不是很像我?”最后,在旋律重复时,仍然能够站立和写字的鲍威,后退到壁橱中,并关上了柜门。人生落幕,弥撒中好像在祝愿他最后的专辑能够获得成功。 对于粉丝们来说,这些歌曲就如同王者鲍威隐藏的讯息,最后一张专辑中的最后一首歌《我不能倾我所有》的口琴部分,直接引用了《新城镇中的新事业(A New Career in a New Town)》中的片段。《新城镇中的新事业》是鲍威1976年发行的专辑《Low》中的一首歌,风格舒缓。唱片中的作品体现了鲍威将各种流行元素融入歌曲的艺术才华,引领了80年代的潮流,标志着向死而生的朋克文化。他用眨了眨眼作为最后一张专辑《黑星》的结束,让人不禁为之动容。 他的老搭档、制作人托尼?威斯康蒂,曾宣布他还有可能出新专辑。然而也正是他,在鲍威逝世后,告知世人,《黑星》是“鲍威向粉丝们告别的最后一份礼物”。从此以后,大卫?鲍威再也不会出新专辑了,也再也没有新歌可以让人们哼唱了。然而,在他逝世之前,他已经将一切安排妥当。鲍威逝世后的第二天,正是他计划出版新专辑的日子。如此成功的计划,正是他向死亡发出的最后一击。 [译自法国《费加罗》] 6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ekrist.net/qiaopulin/10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