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曲家都是大明星

  德奥音乐是所有音乐的基础。格什温受到肖邦的巨大影响;被誉为拉格泰姆钢琴(ragtime piano)缔造者的黑人作曲家斯考特·乔普林(Scott Joplin)的偶像也是肖邦;你听披头士的歌为何大红大紫数十载(高兴地哼唱起来),因为那些动听的旋律全是舒伯特那里来的,再配上源自黑人的摇滚节奏,自然魅力难挡。我想说的是,即便是保罗·麦卡特尼和约翰·列侬这些人,他们的古典音乐基础也非常扎实。

  B:说到南美的民俗音乐,探戈这种音乐形式通过“探戈音乐界的巴赫”皮亚佐拉之手,也已经变得很流行。

  M:探戈已经成为一种现象了。有人说它起源于法国或非洲,但在阿根廷,其实它首先是一种器乐曲式的名称,一把小提琴、一支长笛再加一把吉他,结果,许多人误以为它就是一种舞曲。皮亚佐拉对于探戈的变革在于,他希望人们在音乐厅里认真地聆听这种音乐,而不是作为在酒吧里跳舞时的背景音乐。他想让音乐本身成为焦点。他建立了自己的四重奏乐队,他演奏班多钮(Bandoneon)手风琴,还有一把低音提琴、一把吉他再加小提琴或钢琴。他在探戈中加入了古典音乐的严谨特征。然而,事实上,每当我出席那样的场合――人们和着皮亚佐拉的音乐节奏载歌载舞,我就为这个可怜的家伙感到惋惜。

  M: 拉丁美洲――墨西哥、哥伦比亚、智利、委内瑞拉都产生了许多伟大的音乐家,然而,他们的作品也许对现存的音乐会模式提出了挑战。 在阿根廷和美国,流行音乐同古典音乐存在巨大的代沟,我想这同你们媒体也有关,是人为的区分。在巴赫、肖邦的时代,作曲家都是大牌明星。现在,大多数人对在音乐厅表演的音乐就是不感兴趣,而更愿意在那些比较轻松的环境里听音乐。有时,连站在台上的音乐家本人也觉得曲目百无聊赖。到处都是缺乏激情的音乐会,这是一个大家都在掩耳盗铃的古典音乐时代,但演些新鲜的曲子又并非易事。

  B:每次西班牙乐团访华,演出的不是《卡门》,就是法雅的《三角帽》,甚至连罗德里格都不太会去碰。有位中国钢琴家朋友告诉我,他只有在演到第二首加演曲目时,才胆敢献出一首中国乐曲。毕竟,站在台上的成本很高,不能轻易用陌生的曲子冒险。

  M:是啊,《卡门》甚至都不算是西班牙的乐曲,因为比才是法国人,这真是很可惜。至于中国乐曲,毕竟钢琴进入中国音乐的时间更短,而钢琴本身又是键盘乐器,我个人感觉不利于表现中国民乐中独特的抑扬顿挫,也许弦乐类乐器的优势会大一些。但就我所知,中国也正诞生出源源不断的新作品,只不过不为大众所知罢了。

  B:探戈音乐的动感很强,前两年一个叫“Gotan Project”(Tango 倒过来)的电子探戈乐队红得发紫,但你说,对于不熟悉探戈音乐的人,乐谱看上去就是个“正方形”(square)。

  M:对,“正方形”的意思就是你不知道情绪的高潮在哪里,似乎每一个乐句都是对称分布的。我想,即使对于艾灵顿公爵的音乐,这也一样。爵士和探戈这两种音乐,都需要有相当的积累,才能将其变成一种自然流露的抒发。这是后天习得的,并非天赋。

  B:我采访过西班牙大卡纳尼亚爱乐乐团指挥佩德罗·阿尔夫特(PedroHalffter),他的观点是,外族人很难演绎好弗拉明戈,因为这种音乐的灵魂在血液里传承。但在中国,我们又常常听到外国乐团加演感人肺腑的中国乐曲。

  M:我可不相信什么“乐感遗传学”的观点。我不是美国人,也不会跳踢踏舞,但我也能演奏爵士。我觉得爵士中有同南美音乐相通的自由空间。音乐的灵魂在于节奏,你必须听过许许多多爵士作品,对此有深刻的理解,才可能游刃有余。就肖邦的马祖卡舞曲而言,你必须熟知它独特的三拍子节奏,否则就很容易弹成华尔兹,因为两者很相近。没有人规定只有波兰人可以弹肖邦。在阿根廷,我们有加托舞曲、米隆加舞曲,与巴西的桑巴、巴萨诺瓦节奏也不尽相同,我虽然自己不会跳,但熟悉这些节奏的源头。我曾亲自采风,接触当地人,了解风土人情,接触民俗音乐,所以不会混淆。音乐与语言音韵、人们的生活态度都息息相关,表现音乐,案头工作也是少不了的,如果你缺乏知识,当然无法演绎地道的音乐。

  B:那你认为,即便是一个亚洲人,只要他对南美音乐的知识足够丰富,那么他也可能取代你的地位。

  M:哦,比我强,那不可能(大笑)。好吧,这是开玩笑的,对,完全有可能。但目前,我也许是世界上唯一一名致力于在音乐会上演奏拉丁音乐的钢琴家。这行并不吃香,我是个穷人,平时还得靠教书维持生计。

  M:埃内斯托·阿尔夫特、华金·图里纳、朱利安·艾古维尔、阿尔伯托·吉纳斯特拉(Alberto Ginastera)、路易斯·姜内欧(Luis Gianneo)。

  2010年全国两会于3月3日和5日举行。一如往年,委员、代表们的提案异常引人瞩目。两...[全文]

  一年一度的柏林国际电影节不久前落幕了,总体来讲,这又是一届比较平淡乏味的电影...[全文]

  【编辑者语】她在怨恨的怒火中化身复仇女神,布下天罗地网,看着她的男人一步一步...[全文]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正福寺路口智业园B座11层邮编:100097电话∶传真∶

  北京市良乡长虹东路18号玉竹园一里畅龙苑4-2-405邮编:102401电话传真∶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ekrist.net/qiaopulin/2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