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商人:威尼斯双年展上的画廊与艺术家

  白立方画廊、库里曼兹托画廊、303画廊……何翔宇、刘韡、艾德·阿特金斯……今年都有哪些画廊和艺术家参加威尼斯艺术双年展?

  尽管威尼斯双年展官方并不对外出售展品,但在1968年,一群学生将这赫赫有名的艺术展抨击为“富人的游乐场”。抗议者冲进绿园城堡,叫嚣着“烧了这资本家的展览”,五年后,高层关闭了销售部。这一改变意味着威尼斯双年展成为了精心策划的展览,而不是另一个佳士得拍卖会。

  事实上,在威尼斯双年展,艺术交易无处不在——只要价格合适,没有什么东西是不能商量的。2017年,同时参展了美国馆和英国馆的豪瑟沃斯画廊(Hauser & Wirth),斥资租下一座15世纪的拥有文艺复兴时期壁画穹顶的宫殿,用来宴请腰缠万贯的收藏家。在展会开幕的VIP周期间,到处都是经销商拿着iPad穿梭的身影。在满是意大利烩饭和普罗塞克葡萄酒的晚宴上,巨额的艺术品交易正在筹划着。

  这些幕后的商业活动让人不禁好奇:哪些画廊能在今年这场艺术界的奥林匹克上拔得头筹? 在对参加主题展的83位艺术家和参展国家馆的200多位艺术家进行了深入分析之后,尽管实力雄厚的画廊的参展艺术家比比皆是,但结果显示这份名单似乎并没有完全屈从于市场。最值得注意的是,今年的双年展上并没有高古轩画廊(Gagosian)代理的艺术家参展;而且佩斯画廊(Pace)和豪瑟沃斯画廊(Hauser & Wirth)都只有1名艺术家参展。

  影响深远的白立方画廊(White Cube)由杰·乔普林创立,在纽约、伦敦和香港均拥有分支。在2019年威尼斯双年展,白立方画廊是参展艺术家最多的画廊,共有7名艺术家参展。其中5名艺术家的作品将在总策展人拉尔夫·卢戈夫(Ralph Rugoff)主题展“愿你生活在有趣的时代”上面展出。这5位艺术家分别为:茱莉·梅赫雷图(Julie Mehretu)、傅丹(Danh Vō)、克里斯蒂安·马克雷(Christian Marclay)、迈克尔·阿米蒂奇(Michael Armitage)和刘韡。此外,在国家馆的展览中,何翔宇将是代表中国参展的4位艺术家之一,易卜拉欣·马哈马(Ibrahim Mahama)是加纳首次参展的6位艺术家之一。

  墨西哥城的库里曼兹托画廊共有6名艺术家参展,这是库里曼兹托画廊从街头展览、影院展览的流浪走到今天世界舞台上的巨大成就。该画廊主要参展的艺术家有塔里克·阿图伊(Tarek Atoui)、奈丽·巴格拉米恩(Nairy Baghramian)、吉米·达拉谟(Jimmie Durham)、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和傅丹。傅丹是越南裔丹麦艺术家,他生活并工作于柏林和墨西哥城,2013年在康德萨画廊举办了个人展览。此外,库里曼兹托画廊的艺术家利奥诺·安图内斯(Leonor Antunes)将代表葡萄牙出展,在威尼斯的文化中心朱斯蒂尼亚宫(Palazzo Giustinian Lolin)展出作品。

  还有3家画廊各有5名艺术家参展。斯普鲁斯·马格斯画廊(Spruth Magers)是源自科隆的一家著名的画廊,如今在柏林、伦敦和洛杉矶均有分支。代表该画廊出展的艺术家有乔治·康多(George Condo)、西普里安·盖拉德(Cyprien Gaillard)、罗斯玛丽·特罗克尔(Rosemarie Trockel)、乔恩·拉夫曼(Jon Rafman)和卡里·乌普森(Kaari Upson)。

  而代表加文·布朗画廊(Gavin Brown’s Enterprise)展出的艺术家有艾弗丽·辛格(Avery Singer)、艾德·阿特金斯(Ed Atkins)、阿瑟·贾法(Arthur Jafa)、弗里达·奥拉帕博(Frida Orupabo)、乔斯·德·格鲁耶特(Jos de Gruyter)和拉尔德·提斯(Harald Thys)二人组。奥拉帕博是一位居住在挪威奥斯陆的艺术家和社会学家,2017年贾法在蛇形画廊(Serpentine Gallery)首次展出了她的抽象拼贴画。乔斯·德·格鲁耶特和哈拉尔德·提斯二人组的作品将在比利时馆出展。

  玛丽安古德曼画廊(Marian Goodman)最近聘请菲利普·凯撒(Philipp Kaiser)作为首席执行总监,他负责策划了2017年的瑞士馆。今年玛丽安古德曼画廊将和库里曼兹托画廊联合展出奈丽·巴格拉米恩、傅丹和利奥诺·安图内斯的作品,同时和白立方画廊联合展出茱莉·梅赫雷图的作品。此外,该画廊的艺术家科曼·瓦·勒哈利尔(Kemang Wa Lehulere)也将参加此次展览。

  安德鲁·克雷普斯画廊(Andrew Kreps)也参加了2019年的威尼斯双年展,参展的艺术家有戴伦·贝德尔(Darren Bader)、黑特·史德耶尔(Hito Steyerl)迈克尔·E.史密斯(Michael E. Smith)和何翔宇(克雷普斯画廊与白立方画廊联合展出)。这些艺术家约占克雷普斯画廊合作艺术家的八分之一之多。拥有57名合作艺术家的格拉德斯通画廊(Gladstone Gallery)同样有4名艺术家参展:盖拉德、特罗克尔、卡梅伦·杰米(Cameron Jamie)和伊恩·郑(Ian Cheng)。大卫·卓纳画廊(David Zwirner)拥有64名合作艺术家,其中3名艺术家将参加此次展览:奈德卡·阿库奈利·克罗斯比(Njideka Akunyili Crosby)、卡萝·柏夫(Carol Bove)以及斯坦·道格拉斯(Stan Douglas)。纽约的303画廊(303 Gallery)和泽维尔·胡夫肯斯画廊(Xavier Hufkens)同样有3名艺术家参展,后者在布鲁塞尔拥有两个空间。

  克雷普斯和库里曼兹托等新兴画廊初露锋芒,而佩斯、豪瑟沃斯和高古轩这些老牌画廊几乎都缺席,这仿佛酝酿了一场巨变:新兴崛起的画廊正在塑造当代艺术。不过,这也与策展人拉尔夫·卢戈夫今年的规划有关,与大型画廊的口味不同,他更倾向于展出于吉、片山玛丽(Mari Katayama)和尼尔·贝鲁法(Neïl Beloufa)等年轻一代艺术家的作品。卢戈夫在介绍双年展时表示,他选择的艺术家“作品能够反映现实存在的不安定之处,包括打破惯例,对于传统思维的反叛和对于‘战后新秩序’的思考”——这一标准显然不是指那些早已功成名就的艺术家。

  无论如何,众多画廊都会到场。即使威尼斯双年展洗去了铜臭味,这些画廊也会为了合作艺术家和画廊的发展筹措资金,把展品另行打包销售。2017年展会的展览目录中就特别提及,英国馆展出的菲利达·巴洛(Phyllida Barlow)的作品“受到了豪瑟沃斯画廊的慷慨支持”。

  世界各地的艺术收藏家也会相聚于此,有些人干脆乘着游艇,直接停在威尼斯大运河上。比利时收藏家阿兰·塞维斯(Alain Servais)在接受“艺术空间”(Artspace)的采访时表示,威尼斯双年展抹除了艺术市场和艺术展览之间的隔阂,是世界上最好的“艺术博览会”。每次他来到威尼斯,都会与世界各处的收藏家竞相购买。他说道:“就我一个人吗?当然不是了,与世界上最多金的收藏家一起竞争,这多有意思。”

  法国艺术大藏家弗朗索瓦·皮诺(François Pinault)就曾在威尼斯双年展上疯狂购物,买下了摆满西格玛尔·波尔克(Sigmar Polke)作品的整个意大利馆。在2015年的双年展上,皮诺以800万欧元的价格,从奥奎·恩威佐(Okwui enwezo)策展的主题展上买下了8幅乔治·巴塞利兹(Georg Baselitz)的大型油画。

  蔡茨非洲当代艺术博物馆(Zeitz MOCAA)位于南非首都开普敦,由德国彪马公司(Puma)前任首席执行官约亨·蔡茨(Jochen Zeitz)与南非策展人马克·库切(Mark Coetzee)合作建成。2017年,时任博物馆馆长的库切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毋庸置疑,威尼斯双年展已经如同其他艺术展一样高度商业化了。”在2013年的时候,他的机构就买下了安哥拉馆里摆满的摄影师埃德森·查加斯(Edson Chagas)的作品。“我们99%的收购都是在双年展上完成的,普通的艺术展满足不了我们想要的作品规模,也不能提供我们想要的作品;艺术家们也更热衷于双年展。”

  蔡茨博物馆今年是否还会购入非洲馆的艺术品?皮诺是否还会一掷千金买下大批展品?这些还都有待观察,但可以肯定的是,众多画廊经销商已经备好美酒盛宴静待一掷千金的收藏家步入这一最为引人注目的当代艺术展会了。当然,这只是热潮的开始,在接下来的两年里,威尼斯双年展的影响将会遍及整个艺术市场,包括画廊、拍卖会和艺术博览会。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ekrist.net/qiaopulin/644.html